鬼嫂

2015/3/16 14:39:00  207 阅

    这院子的大坝里十多人赶场回家都在一起惊奇地议论,说是死了三年多的邱桂嫂活了。人死后埋入泥土里了难道说还会活在人间?会有这样的怪事情吗?
    好几个人都说今天在镇上的大街上看见邱桂嫂和他老公手拉手呢。
   “是她呀!穿的那件水红色短衣,蓄的齐耳短发,胖胖的脸。我正要跑过去和她聊聊,可是她已经和她男人大兴上车了。”
   “我还给他们讲了话,他们忙着说要转广东。他们还拿了烟给我抽。他们夫妻俩有说有笑的样孑。我一直在外省打工,今天刚回家就碰上了他们。我真不知道邱桂嫂死了。死了她怎么现在又活在世上呢?早知她死了,我该多聊聊把事情弄过明白呀!”
   “真是怪事!大白天碰到鬼了。死了,埋了,又活在世上……”
    大家谈得津津有味,说得有声有色。都认为这件事情非常奇怪。记得三年前,一场特大暴雨屋后泥石流把邱桂和他近二十岁的儿子埋没了,还有记者来摄了影在电视上报道了。幸亏吴大兴那天到一朋友家喝喜酒去了。当大兴回到家,这哪里还有家了,堆积如山的岩石和泥巴,房屋没了,老婆和儿子不见踪影了,他哭喊着,哭喊着……
   在大家的帮助下,刨开泥石流,把已经没有生命的母子俩的尸体弄出来了,大家流泪,大家捐钱捐粮,把这母子俩埋葬了。这大兴哭老婆,哭儿子,天天在坟前要哭好几次,哭得那么伤心。大家捐钱给大兴修房子,大兴无论如何要把这房子修到死去的老婆和儿子墓侧,他说他要和他们天天在一起。大家顺着他的意,就在墓侧给他修了低矮的两间新房子。从此他独自一人就生活在这吴家山吴家沟里。山沟里很少有人来,通过十年前的退耕还林,树木密集,阴森森的。山上和沟里居住的人们都迁到坝下建房,有的到城里或镇上买房子,这山沟里就剩下大兴一人生活了。偶而有人进得沟里,看见大兴还在哪里挖地、在哪里耕田,在那坟前静坐,哭声少了,也许是他的声音哭哑了,眼泪流干了。又过了半年,有人进沟里没有看见大兴了,不知他到哪里去了,那房子用铁锁锁着,阶沿和小坝都长满了齐人腰高的野草,那母子坟上野草丛生,陈旧的花圈也只剩下了“骨架”。那里静悄悄的,偶有几只鸟儿在此吼叫几声,飞远了,听得见的只有微风吹着树木、竹林发出响声来。大兴又到哪里去了呢?坝下的人们有时也会在交谈中问起大兴,最后大家都认为大兴到外省打工去了。因为村里大多数人都到外省打工,刀四十刚过的大兴也许去外省打工了吧。
    这天坝下的院子里大家又在议论,说大兴在家里没有到外省打工,白天关着门,晚上屋里灯火辉煌,还有放电视的声音。那天晚上几个年轻人晚间到田野里捕捉黄鳝路过这屋边,说屋里有声音,几人在窗子边向里边一看,看允大兴和老婆、儿子正围在桌边吃饭,几人吓得回头就跑。年轻人的话,中老年人都听了不完全相信,四五个人立即往沟里走去,要去看过明白。几人走拢一看,房子门上的锁生了锈,在窗前向里面一看,漆黑一片。几人张大嘴喊大兴,没有一点回音。几个中老年人回到院里把几个年轻人臭骂一顿,说他们无中生有,撒谎骗人。
   从此再也没有人谈论大兴一家子的事。

   今天赶了场回来,大家又在谈论大兴一家的事,人死了又活在世上。记得有一次,大兴的一个叔叔向大家说,大兴打了电话回来,说他在外面结了婚,生活得很幸福。今天大兴和新婚妻子大概是到他叔叔家去吧!大家为了把事情弄个明白,决定立即动身到镇上租车到大兴叔叔家去看看大兴,看看她老婆。当几人匆忙赶到大兴叔叔家,他叔叔是个忠实人,说侄儿在他家吃了午饭就走了,据说是还要到另几家亲戚家去,探望后就转广东。他叔叔拿出大兴留下的照片给大家看,这几张照片大家看了又吓出一身汗水,上面的新嫂子就是故去的邱桂,是邱桂啊!大家认真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这就是邱桂呀。邱桂已经死了,他俩感情太深了,他把老婆哭活了,把儿子也哭活了。老婆和儿子从阴间又转回人间和大兴团聚了。但是有人说就是死人转世也不会是中年妇女,大家认为这不是桂嫂,是鬼嫂。世上真的有鬼吗?这是个无法解答的问题,什么阴间阳间,到底阴间又在哪里呢?大家越议论越好奇。
   突然有人说:“大兴老婆曾有个姐姐,只比邱桂大一岁多,许多年前曾到过大兴家,与大家见过面。这俩姐妹的身材和脸型非常相似。是否邱桂姐夫死了,邱桂姐和大兴又结了婚呢?”
   另一人说道:“我们去邱桂姐姐家去看看,把事情弄个明白。啊!想起了他姐姐隔这里两百多里地,一时难到她家。当初她妹妹死了给她大姐报信,想尽千方百计把电话打到她当地政府询问,得到她村干部的手机号,一联系说邱容也到外省打工去了。不知其在何地。”
   大兴叔叔说:“我有邱桂姐家的手机号码,你们打电话问一问情况吧,这是邱桂姐前次写信给大兴这信转给我上面留的手机号。”
   有人接过号码用手机拨打起来,打通了:“我是大兴的老表。据说大兴回了家,还有了个美丽的妻子,他们怎么不到我家来坐坐喝口茶呀?”
   “他们来了,现在有了高速公路真快。刚到我家凳子还没坐热。我是邱容,是邱桂的大姐。这带来的女人就是邱桂呀,是我的亲妹妹。什么大兴又结婚了?难道说大兴在外又有了女人?”
   “是邱桂?真的是邱桂吗?邱桂还活着?”
   “不是邱桂是谁?我自己的妹妹我不认识她?我妹妹身体很好啊!‘还活着’这话是什么意思?”
   “谢谢你把手机转给大兴,我想给他交谈几句。”
    等了几秒钟,手机里想起了大兴的声音:“老表啊!几年不见,向你问好!”
   “大兴老表啊!你发财了?这几年在外也不给我家联系。据说你又结婚了?这女人和桂嫂一个脸型。”
   “这就是邱桂呀!她没有死啊!不要乱讲,说邱桂死了她大姐有晕病,一激动她又会晕死的。”
   “老表:你是大兴老表吗?邱桂真的还活着?”
   “我是大兴啊!邱桂就在我面前。愿和她通话吗?”
   接着那边的声音变成了女人的声音:“喂,你是老表吗?我是邱桂呀!我没有死啊!我和你老表生活得很好!”
    这一通话把几位吓得直流汗,这真是遇上鬼了,这邱桂不是死了埋葬了吗?现在又活了?大家想起几个捉黄鳝的年轻人说晚上路过大兴屋边在窗外朝里面一看,看见全家人在喝酒吃饭看电视,大家真的糊涂了。突然有人说:“手机里通话不能完全证实真实情况,向大兴邀请到网吧电脑视频上见面看看他们。

    大家在电脑视频上见到了人,大家都和大兴、邱桂及她的儿子讲了话,还看见邱桂的大姐在旁。当问起泥石流死人的事情,都说没有那件事,都说活得好好的,都说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
    几个人回到院子,关于大兴老婆一事大家都还在议论。天快黑了,几人准备到吴家沟里去看大兴的房屋和他老婆儿子的坟,总要看看还会有些什么怪异。可是几位累得不想动了,又喊拢几个年轻人,叫他们带上电筒去看个明白。几个年轻人走往山沟里,天气十分闷热,大汗淋淋。当来到邱桂及她儿子坟前,发现两座坟都有个特大的洞,这里怎么会有洞呢?有的说这是捕蛇的人撬的洞,有的说不是那样,是坟墓里的“鬼”进出的洞穴。是鬼洞这一说法把大家吓着了,这世上真的有鬼吗?两个胆大的人弯下腰,照射着电筒往里看,只见里面有对眼睛放出绿光,两人惊叫,这时里面那对绿眼睛,朝外奔来,呼的一声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有的说是兔子,有的说是狐狸,有的说这是“鬼”披头散发跑走了。大家在议论之时,突然狂风大作,雷声轰鸣,几人十分害怕再也不去看坟洞里了,也不再去看旁边的房屋了。没走多远,大雨落在他们身上,他们冒雨回到了家。当把情况向院子里的人们讲起,大家说这么怪的事情等明天天亮十多人一齐去看个清楚。
   天亮了,十多人有的拿锄头,有的拿砍柴刀,有的拿铁钎,一行人直往吴家山沟里,走向坟前,走向屋边。可是昨晚的雨下得太大了,又是泥石流,这两座坟墓被泥石流掩没了,房屋也倒踏了。人们看到这个情况心中总是在说这里真有“鬼”,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了。从此对大兴一家又街谈巷议,有的说大兴和老婆及儿子又来到某家借钱借粮修房子,有的说大兴一家在半岩洞穴里居住……真是活见鬼,坝下一两个人大白天都怕得进这山沟里了。
    直到三四个月后,大兴的侄儿回来,谈起他叔叔的事情,大家才松了口气。原来大兴侄儿在外省打电话了解到叔叔的遭遇,内心十分同情叔叔,决定把叔叔接到外省他们身旁,使叔叔不孤独,待悲痛心情有所好转打工挣钱。大兴侄儿把他匆匆忙忙接到了外省后,大兴整天还是念老婆儿子,通过疏导他有所好转。还给他找个摊位,卖点水果过日子。这大兴心情好转了,这天他去买体彩,从来不买彩票的他中了奖一百万元,乐得他和侄儿子笑哈哈。侄儿一家为叔叔操心,劝叔叔另娶妻子,开初大兴一口回绝,通过多次劝解,大兴同意再婚娶妻,但有个要求,所娶老婆要和原妻子同脸型,同身材,同声音,并且也要有个儿子,这个儿子也要和他儿子脸型身材一样。这样的条件,实在难办。他侄儿在网上给叔叔发了再婚启事。可是不久,有了消息这个女人真的和大兴老婆一模一样,他的儿子和大兴儿子也没有多少区别。他们就这样成了新的家庭。他侄儿还说,据说婶婶是双胞胎,因大饥荒刚过生活仍较困难,将胞妹送给了他人抚养。这新婶婶应该就是邱桂婶的胞妹,这对新夫妻感情很好,他们不向任何人讲起是再婚夫妻,大兴认为这儿子就是他的亲生儿子。他还说请大家不要乱传,世上是没有鬼的。人死了肉体腐烂了是不会复活的,什么魂魄、阴影都是生活中活人所作。
    话是这样说,谁去调查核实。有人说那邱桂几十年都无人谈起是双胞胎,现在成了双胞胎姐妹。有的人总是四处谈邱桂嫂,邱“鬼”嫂,总是谈说那“鬼”事。那些人一个传一个,十分吓人,十分神秘。
分享至:
good 0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