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回头

2015/3/16 14:39:00  218 阅

    编者按:特别的惊悚小说,取材于夫妻之间,心理描写到位。期待作者能够走出阴影。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了静谧的夜空在我耳畔响起,我激灵灵从梦中惊醒慌乱的打开灯,一眼我就看到了妻子正坐在我的身边瑟瑟发抖,她的脸色惨白目光呆滞,嘴唇由于过度惊吓而变的青紫;额头密密麻麻的渗出了一层冷汗。 鬼故事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关切的问:“你、你这是怎麽了,是不是做恶梦了?”她的手冰凉而又潮湿,那种彻骨的凉意象触电般袭遍我的全身,她一头扑进我的怀里,嘴里含混不清的重复着一句话:“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妻子的异常表现让我心生不快,无非是一个恶梦而已,何至于如此的大惊小怪。我耐着性子拍着她的肩头安慰她:“好了好了,别怕啊,只是做了一个恶梦不是真的。”妻子的头在我的怀里摇的象个拨浪鼓:“非梦,是真的,我真看到了。”
    我故作轻松轻松的说:“那你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麽可怕的东西了啊?瞧你,一个梦也吓成这样。”妻子仍然不相信的问:“刚才我真的是做梦吗?”我拍了拍她的脑袋:“当然是做的恶梦啊,你看我们这个房间就你和我两个人,哪有什麽可怕的东西啊。”妻子果真环视了一下房间四周,心绪稍微平静了些,然后颤着声说:“刚才在梦里总是有个声音对我说你敢回头吗我在这儿呢!于是我就回过头去了,结果我看到、我看到……”妻子说到这儿声音竟变的急促起来。“究竟看到了什麽?”我追问到。
    她没有回答我,却突然间从我怀里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我,我吓了一跳,她脸上的表情霎那间变得无比的诡异,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奇怪表情。她盯了我许久许久,突然间幽幽的问我:“非梦,你敢回头看吗?”
    我的心禁不住咯噔一声,我很奇怪自己怎麽会这样,要放在平时我早就好不犹豫的回过头去了,可是现在深更半夜妻子如此怪异的问话却让我有些怕了……“非梦,你敢回头吗?”妻子挑衅般的又重复了一遍。我有些生自己的气了,有什麽大不了的,回过头去又能怎样?难道我的房间里会有鬼不成?于是我把头慢慢的、慢慢的一点点向后转然后猛的一回头……
    身后除了一堵雪白的墙外什麽都没有,我长出了口气暗自嘲笑自己是个胆小鬼,我想现在妻子应该相信她刚才其实只是做了一个恶梦吧!于是我笑着转过头去……刹那间笑容在我脸上凝固了,我象傻子一样惊呆了因为我的妻子,不见了……

    一瞬间的功夫妻子踪迹不见,这怎能不让我感到惊骇,我的手心里开始呼呼冒冷汗了,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敢断定妻子刚才绝对不是做梦。“兰,你、你在哪里啊,快出来。”我焦急的呼喊着妻子的名字,门窗紧闭显然她并没有出去,可是我搜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却依然没有发现她的踪影。我的妻子就象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只有徒劳的一遍又一遍呼喊着她的名字。
    突然房间里的灯光暗淡下来,妻子的声音却从我的背后猛然间传来:“非梦,快回过头来啊,我在你身后呢!”我猛然回过头去,啊的一声尖叫我倒退了三步,身子撞在了门上,我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妻子,不,确切的说我是死死的盯着妻子的身后。妻子正用一种迷惑的眼神看着我,可是她的背上分明正趴着一个人,一个女人,不,是一个女鬼。那女鬼红衣红裤,红色的头发遮住了她半边铁灰色的脸;红眉毛红眼睛红嘴唇,她伏在妻子的背上,两只穿着血红色皮鞋的脚在空中来回直荡;她那两只血淋淋露着白骨的手正死死的掐着妻子的脖子,可是我可怜的妻子却浑然不觉。
    妻子见我正惊恐的看着她的背后感到非常奇怪,于是她就想转过身去看看。“不,兰千万别回头,别回头。”我声嘶力竭的喊着,因为我知道如果妻子看到身后的女鬼肯定会被吓死,妻子吓的一动也不敢动了,我就这样倚住门框站在妻子面前跟那个女鬼对峙着。我分明看到妻子的脖子上已经流出了鲜血,可是她却没有任何的感觉。我流泪了,因为我无力去阻止那个女鬼。
    忽然间,那个女鬼的手臂猛然间暴长,迅速的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向我的眼睛抠了过来,我啊的一声惨叫后脑撞在门上昏死了过去……
    当我慢慢睁开眼睛时,窗外已是阳光灿烂,妻子正用力推搡着我的身体,一边推一边骂:“你这懒猪都九点了还不快给我滚起来。”我骨碌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又想起了昨晚发生的恐怖事情,我一眼就看到了妻子的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血痕,我的身体又开始筛糠了。我哆嗦着用手指着那道伤痕连话都说不清了:“你你你……”
    “你啥呀你。”妻子厌恶的把我的手打掉,随即脸上飞上两朵红云:“你说你昨天晚上是咋回事儿啊?跟疯了一样,看把人家脖子咬的。”我不禁大吃一惊,这怎麽可能呢?我慌忙解释说:“昨天晚上你说你看到了可怕的东西,你还问我敢不敢回头,后来你就不见了,再后来我就看见你后背上趴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鬼,还用手掐你的脖子。最后那女鬼要抠我的眼珠,然后我就一头撞在门上昏死过去了……”
    “说什麽呢?乱七八糟的,神经病。”妻子不耐烦的打断了我的话,“昨天晚上什麽都没发生吗?”我不相信的问。“能发生啥啊,你折腾完了就跟个死猪一样呼呼睡到现在。”“那、那女鬼呢?”“鬼你个头,快滚起来扫扫地把垃圾扔出去。”妻子说完一转身走了。
    我呆呆的坐在床上迷惑不解,莫非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梦不成?我一边想着昨夜的事情一边扫地,突然间在门后的角落里赫然躺着一双血红色的皮鞋,我身子一震僵在当场。这双些我太熟悉了,不是妻子的,妻子从不穿红皮鞋而且尺寸也不对,这皮鞋分明就是那女鬼穿过的。我慌乱的拾起它扔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我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麽回事?妻子为什麽不肯承认曾经发生过的诡异事情?她瞬间的消失是怎麽回事?她后背上的女鬼又是怎麽回事儿?而且她始终也没有告诉我她回头时究竟看到了什麽?
    所有的谜团直到现在我也未曾解开,我也不敢去问妻子。但是这件事却成了我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分享至:
good 0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