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圣杯

2015/3/16 14:39:00  268 阅

    在富丽堂皇的别墅里,x市的大富豪周子俊捧着刚刚以100万美元买下的圣杯,心里不禁沾沾自喜。不知从何时开始,圣杯成了有钱人和成功人士的身份象征,它对人的吸引力,就如同女士们钟爱的香奈儿一样。圣杯有纯金打造,大小和普通的奖杯差不多。圣杯上刻了各种不同的花纹,有张牙舞爪的龙,也有象征光明的太阳,还有各种人们不曾知道的图案。圣杯最让人惊叹的是它的盖子,盖子上雕刻的是一个巨大的皇冠,虽然圣杯历史久远,但人们至今还能看清这个金光闪闪的皇冠,它的光彩丝毫没有因岁月的流逝而减退。
    1恐怖先兆
    “现在为你插播一则新闻,x市的著名企业家周子俊于今早死于家中,死亡原因有待警方调查。”萧文有些心烦地关掉电视。萧文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老警察,曾解决过很多棘手的案件,他是这次周子俊事件的负责人。他正在吃着早餐,突然想起周子俊死亡现场的画面,不禁有些反胃,甚至有些害怕。
    就在今早,萧文接到周家保姆的报案电话,说周子俊死了,而且死得很难看。萧文立即赶到周家大宅,谁知道眼前的景象令他毛骨悚然。周子俊躺在自家大厅上,血流了一地,珍贵的大理石地板被染成红色。周子俊的双眼被人戳穿,眼内组织破裂,内容物流了出来,深红色的血液里混杂着些许白色液体。最可怕的是,他的心脏被人取走,左胸口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空洞,血液有些凝固了,有些还在慢慢的流动。萧文不禁有些头皮发麻,他想他做了二十多年警察,还从未见过如此让人恐惧的杀人方法。正在萧文陷入沉思时,一个年轻的警员走过来,小声的对萧文说“队长,我们没有发现任何指纹。”“什么?”萧文有些生气了,“我们甚至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证据。”警员低着头不敢直视萧文。萧文无奈地看了看警员,又看了一眼尸体,有些惋惜,也有些无可奈何。“犯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是为钱财,应该不会如此残忍了,但如果是仇杀的话,周子俊的仇人又有谁呢?”带着一切疑问,萧文决定回到警局在调查。
    回到警局,萧文在办公室来回渡步,没有证据,没有证人,没有一丝线索,这令萧文对此案无从下手。萧文凭着丰富的经验,决定先调查周子俊的背景,以便了解他的社会人际关系。
    萧文调出了周子俊的资料,发现周子俊没有犯罪记录,虽然没有成家,但也没有绯闻满天飞,从表面上看,确实是个正人君子。唯一可能有用的资料就是周子俊的父亲的几年前心脏病身亡的事。周子俊的父亲身亡后,周子俊就立刻当上了总经理,而且有了一大笔遗产。但这件事并没有引起萧文的过多关注,因为周父身亡后,周子俊立即为其举行盛大的葬礼。在葬礼上的照片也被登到报纸上,让人感到周子俊一定是个孝子。“我是不是应该排除仇杀的可能呢?”萧文心里这么想着。他知道真相难以浮出水面,但他一定会尽自己的能力找到真相的。

    2神秘录影
    “你可以更我说说周子俊的生活习惯吗?”警察办公室里,萧文询问着周家的保姆。从外貌上看,她大约只有30岁,但按气质上说,她却好像有四五十岁了,脸上总是带着忧虑的神情,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看起来是生活的很艰苦的那种女人。“额,周总人不错,很少和朋友来往,比较喜欢一个人吧。他看起来很好学,常看到他在书房看着厚厚的英文书,在电脑上敲敲点点的。额,他人很好的”保姆有些紧张,又有些惋惜的说。“那么你......”萧文话还没说完,一个警员匆忙地走了进来,在萧文旁边耳语了几句,萧文的脸色立即变得难看了。萧文径直走出办公室,警员把周家保姆请了出去。
    “又有人死了,又是个大富豪,是一个叫李威的男人。”警员是这样跟萧文说的。萧文听后先是惊讶,由来便马上带着沉重的心情赶到李威家。李威的家是一座大别墅,和平常在电视上看的高级别墅一样,有私人泳池,私人花园。富丽堂皇的景象让人羡慕。萧文到达时,李威的女儿和妻子已泣不成声了,李威顾不上去安慰她们,直接走到尸体面前。萧文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因为眼前的景象他不是没有见过,那是让他曾毛骨悚然的景象。李威和周子俊一样,眼睛被挖出,心脏被取出。现场没有指纹,没有证据。“看来是高手啊。”萧文有些讽刺的自言自语。“有线索了,队长。”一个年轻警员这么说。“真的吗?是什么?”萧文激动万分。“一盘录像带。”
    萧文和一大堆警员走到监控室,怀着激动的心情准备看录像带。李威死亡的房间放着保险柜,为了自己财产的安全,李威在这个房间装了摄像头。“打开看看吧。”萧文吩咐道。录像开始播放,在电脑屏幕上清晰的显示着。李维一开始在房间内徘徊,看着装着金银珠宝的保险柜,沾沾自喜的笑着。突然,李威的呼吸似乎变得困难,从李威的行为上看,好像有谁在掐着他的脖子,但录像清楚的显示只有李威一个人在房间。李威的脸色变得难看,表情奇怪,然后,就像疯了一样,自己往墙上撞,而且越撞越大力。监控室里一双双充满怀疑的眼睛紧张的盯着屏幕,可就在这时,录像越来越模糊,最终变成了一片黑暗。“怎么没有了?”萧文大叫到。“这怎么可能.....。”“他好像不正常啊。”警员们开始交头接耳。萧文跌坐在沙发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3金钱背后
    又是一个阳光柔和的下午,萧文完全开心不起来。他还是为两次杀人案而烦恼。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从门外走出来的是周家保姆。萧文有些疲惫的站了起来,“你好。有什么事吗?”“我看我还是说出来好了。”萧文觉得事情有了转机。只见那个保姆从怀里的背包中拿出了10万元,放在桌子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萧文有些不解。
    “这是周子俊给的封口费。”
    “封口费?”
    “其实,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周子俊他不是什么好人......”
    “你慢慢说,别激动。”
    “事情是这样的。”保姆低下头,慢慢的开始说了。“其实老周总在世时,周总并没有向外界描述的那样孝敬他。周子俊只是逢场作秀罢了。周子俊心情不好时,总会粗鲁的骂着老周总。说什么”老不死“之类的话,我觉得周总是想要职位和遗产吧。直到有一次,我买菜回家,就听见周子俊和老周总发生激烈的争吵,我清楚地听见周子俊说:“老不死,总经理的职位应有我来做吧,你这个又老又没用的东西,能有什么能力管理公司啊!还有你的遗产,也早该给我了吧。”老周总受不了周总的谩骂,加上本有心脏病,一时气不过来,就倒在了地上,最后气绝身亡了!“
    萧文露出惊讶的表情。
    ”然后,激动地周子俊知道自己害死了父亲。好像有点束手无措,在这时他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我,他怕事情暴露,便说给我10万元封口费。让我保密。”
    萧文叹了口气说:“那他却是是死有余辜啊。”
    “我是为了生活才收钱的啊,警察同志,钱我交了出来,千万别定我的罪啊。”周家保姆激动地说。
    您放心,我们会调查清楚的。”萧文严肃的对周家保姆说。
    周子俊表面清清白白,但原来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不孝子,萧文心里想。难道李威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萧文边想边拿出了李威的档案。和之前一样,从档案上看,李威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但是经验丰富的萧文还是看出了端倪。李威是周子俊的亲戚!虽然是远房亲戚,但是由于周子俊无亲无故,父亲也逝世了,所以周子俊的巨额遗产和房子就理所当然的转到了李威名下。“李威啊李威。”萧文感到案件有一丝希望了。便带上公文包,换上便服,去到了李威生前的公司调查。

    到了公司,萧文随意的向几个职员询问李威的情况,并自称是李威的好朋友。但那些员工听到李威这个名字后,个个脸色凝重,笑意全无。每个人都有意避开萧文,对李威的事避而不谈。萧文意识到其中必有蹊跷。就在这时,一个穿着整齐,戴着眼镜的女孩走到萧文身旁,“同志,我有话跟你说。”
    “你好,我叫刘素琴,看见你在调查李威的事,我想我会对你有所帮助。”公司餐厅里,女孩率先自我介绍。
    “实不相瞒,我是警察,正在调查李威的案件。我叫萧文。”
    “不出所料,我早猜到了你是警察,因为除了警察几乎没人会想和李威扯上关系。”女孩平静地说。
    “其实,李威表面风光,但其实不是什么好东西。当时情况是这样的,那时公司竞选总裁,李威和一个叫刘子华的人成为了对手。李威为了能顺利当选,就给了董事会一笔丰富的财产,没想到董事会的人同流合污,最终为了自己的利益选择了李威做总裁。李威当上总裁后,不但对刘子华百般刁难,还当众侮辱他。背地里用各种方法陷害刘子华,最终刘子华抑郁过度,在公司天台跳楼而死。”刘素琴说完,脸上布满泪水。
    “刘子华是我的男友。”刘素琴擦干泪水,愤愤不平的说。
    “原来如此,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萧文无力地说出这些话。

    4杀人圣杯
    “罪有应得啊,可犯人可真是一等一的高手。”萧文不知所措。天色暗了下来,街灯早已亮起。萧文坐在办公室里。“还是休息一下吧。”萧文打开了电脑,原本想看看新闻网,可是不知为何网页突然转到一个论坛里去了。“杀人圣杯”一个红色的标题引起萧文的注意。原来是一个描述当今风靡的圣杯置人于死地的帖子。文章里描述着圣杯是被人诅咒的,是不祥之物。“圣杯?”萧文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道。“对啊,周子俊和李威都拥有圣杯啊。”萧文猛地一拍大腿说到。圣杯是周子俊生前以高价买下的,周子俊死后的遗产转到李威名下,圣杯自然而然就是李威的了。虽然,萧文不是什么迷信之人,不相信世上有神有鬼,但好奇心和解决案件的决心还是驱使他去研究圣杯。同时,萧文想到了一位老教授—陆树青。陆树青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先生,对历史和神秘事件很有研究,对警方有过不少帮助。
    星期五的下午,萧文带着象征金钱和权力的圣杯到陆树青家。陆树青拿着放大镜对圣杯细心地观察了一阵,又查阅了几本又久又厚的书籍。最后,陆树青叹了一口气。严肃的对萧文说;“圣杯其实制造于上个世纪,因为做工精美而深受贵族喜爱。可是后来有不少人因为得到圣杯而死于非命,所以有些学者认为圣杯是受了诅咒的。你来看看这个吧。”陆树青倒拿着圣杯,让萧文看清了圣杯的底部,上面刻着几行萧文不曾看过的文字。“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萧文不解的摇摇头。“金钱会蒙蔽你的双眼,权力会腐蚀你的心脏,死亡能救赎你污秽的灵魂。”陆树青平静而严肃说。
    5后记
    圣杯最终被永远的收藏在博物馆里,两次案件的真相也无从知晓。警察局里,萧文若有所思的望着雨后的天空,嘴里不断默念着:“金钱会蒙蔽你的双眼,权力会腐蚀你的心脏,死亡能救赎你污秽的灵魂。”
分享至:
good 0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